• <code id="wbrpd"></code>
      <font id="wbrpd"></font>
      <font id="wbrpd"><span id="wbrpd"><label id="wbrpd"></label></span></font>
      
      
    1. <strong id="wbrpd"></strong>
        <font id="wbrpd"><span id="wbrpd"><delect id="wbrpd"></delect></span></font>
        1. <font id="wbrpd"></font>
          導航
          專注分享
          本地生活資訊!
          首頁 > 資訊 > 熱點

          金庸生前訴江南案終審宣判:獲賠188萬元,《此間的少年》再版需支付版稅收入30%

          2023-05-14 00:21:18 分類 : 熱點 來源 : 大洋網 圍觀 : 248 次

          金庸生前訴江南案終審宣判:獲賠188萬元,《此間的少年》再版需支付版稅收入30%

          大洋網訊 喬峰、郭靖、令狐沖是金庸武俠小說中我們熟知的人物,然而由作家江南所寫《此間的少年》一書中,這些俠客卻成為“汴京大學”的大學生......擅自將他人構造的經典武俠人物二次創作成校園小說并出版售賣,這是否構成侵權、不正當競爭?江南以及相關出版公司為此被告上法院,該案也被稱為“同人作品第一案”。

          近日,本案有了終審判決結果,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認定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判令江南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并登報聲明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168萬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20萬元,兩家出版公司即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就其中33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此外,法院還明確《此間的少年》如需再版,則應按再版版稅收入30%支付經濟補償。

          金庸生前狀告《此間的少年》索賠520萬元

          2015年,查良鏞(筆名:金庸)發現小說《此間的少年》所描寫人物的名稱均來源于其《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俠侶》四部作品,且人物間的相互關系、人物的性格特征及故事情節與其作品實質性相似。該小說由楊某署名“江南”發表,由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出版統籌、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出版發行,在市場上大量銷售。

          查良鏞認為,楊某抄襲其作品中的經典人物,在不同環境下量身定做與其作品相似的情節,改編其作品后不標明改編來源,擅自篡改其作品人物形象,侵害了查良鏞的改編權、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等,同時查良鏞作品擁有很高的知名度,楊某盜用上述作品獨創性元素獲利巨大,妨害了查良鏞對原創作品的利用,構成不正當競爭。此外,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對小說《此間的少年》存在的侵權情形未盡審查職責,應承擔連帶賠償和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遂向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各被告立即停止侵犯查良鏞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的行為,銷毀庫存圖書;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楊某賠償經濟損失500萬元及維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20萬元,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就出版紀念版造成的經濟損失100多萬元承擔連帶責任。

          爭議焦點:《此間的少年》是否侵害著作權構成不正當競爭?

          2018年8月,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一審認定《此間的少年》不構成著作權侵權,但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江南等三被告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停止出版發行《此間的少年》并銷毀庫存書籍,向查良鏞公開賠禮道歉,并消除不正當競爭行為所造成的不良影響;江南應賠償查良鏞經濟損失人民幣168萬元以及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人民幣20萬元,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就其中33萬元承擔連帶責任。

          一審判決后,查良鏞、楊某、北京精典博維公司不服,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期間,查良鏞去世,林某怡系其遺產執行人并作為上訴人參加了訴訟。對于人物名稱、人物關系、基本性格特征等元素能否構成作品的部分內容,《此間的少年》是否侵害查良鏞作品著作權,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雙方各執一詞,莫衷一是,成為訟爭焦點。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二審審理認為,《此間的少年》故事情節表達上,除小部分元素近似外,推動故事發展的線索事件、場景設計與安排以及內在邏輯因果關系,具體細節、故事梗概均不同,不構成實質性相似。但整體而言,郭靖、黃蓉、喬峰、令狐沖等60多個人物組成的人物群像,無論是在角色的名稱、性格特征、人物關系、人物背景都體現了查良鏞的選擇、安排,可以認定為已經充分描述、足夠具體到形成一個內部各元素存在強烈邏輯聯系的結構,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表達”?!洞碎g的少年》多數人物名稱、主要人物的性格、人物關系與查良鏞涉案小說有諸多相似之處,存在抄襲剽竊行為,侵害了涉案作品著作權,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對其出版發行的作品是否侵權負有較高的注意義務,收到《律師函》后未及時停止出版、發行,構成幫助侵權。

          在上述抄襲行為被認定構成侵犯著作權情況下,不再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但《此間的少年》在2002年首次出版時將書名副標題定為“射雕英雄的大學生涯”,蓄意與《射雕英雄傳》進行關聯,引人誤認為兩者存在特定聯系,其借助《射雕英雄傳》的影響力吸引讀者獲取利益的意圖明顯,楊某的該行為又構成不正當競爭。

          終審判決: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 判賠188萬元

          為此,廣州知識產權法對該“同人作品案”作出終審判決,認定被訴侵權行為分別構成著作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判令被訴侵權作品《此間的少年》作者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并登報聲明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168萬元及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20萬元,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維公司就其中33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需要注意的是,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考慮到《此間的少年》與《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俠侶》四部作品在人物名稱、性格、關系等元素存在相同或類似,但情節并不相同,且分屬不同文學作品類別,讀者群有所區分。為滿足讀者的多元需求,衡平各方利益,促進文化事業的發展繁榮,采取充分切實的全面賠償或者支付經濟補償等替代性措施的前提下,不判決停止侵權行為。但明確《此間的少年》如需再版,則應向《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俠侶》四部作品的權利人支付經濟補償。從《此間的少年》所利用的元素在全書中的比重,酌情確定經濟補償按照其再版版稅收入的30%支付。

          文/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章程

          [ 編輯: 何雯飔 ]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來自網絡,目的在于分享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若本站內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權益,可聯系我們進行處理。
          国产午夜久久久久久_伊人久久福利中文字幕_国产色婷婷精品综合在线_免费在线看片福利无码